站长推荐澳门新葡京www.496.net:美女真人 百家乐 电子游戏 彩票游戏 棋牌游戏 信誉保障!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情色武侠  »  玉奴記
玉奴記
广告

「師兄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」細細的呻吟聲是從「閻門」的第五弟子「牟玉」的閨房中傳出的。

馨香整潔的閨房中,紅眠床正不住地搖動着,羅衫和紗裙散落在地上。繡帏之中,玉兒的雙眼緊閉,榛首後仰,修長的雙腳被架在雪白的雙肩上。紅色的肚兜已經被扯開,無力地垂在身側。雪白的皮膚上,泛着汗水及紅潮。綿軟的豐乳,随着上方男子的動作而劇烈搖晃。

「噓……」男子用兩指揉捏着玉兒的乳首。

及笄之年的玉兒,雖然乳房有着不符年齡的豐滿,但乳首仍然是如少女般小巧。随着男子的逗弄,現在已經呈現粉紅色,并且全然地挺立着。男子輕輕的揉捏着,不時輕撫,不時旋轉。

「啊,不要……」玉兒驚喘。

男子一邊俯下身吻住玉兒的櫻桃小口,腰部的動作稍爲緩和了下來。

「噓……别叫……要是被師父發現,不知道會遭到多嚴厲的懲罰!」男子輕聲說道。

玉兒聞言,想起師父那些殘暴的手段,身體輕顫了一下。男子似乎感覺到她的顫抖,舌頭分開她的雙唇,輕輕的吸允,一邊加重了手上的力道。

「唔……」強忍着呻吟的結果是,感覺更強烈。

玉兒清楚的感覺到唇上,胸口,和下身都被侵占了,漲滿的快感一波波襲來,不禁扭動纖腰,汗水微濕的長發在男子的胸上擦過。

男子憐惜地心想:「師妹還真是敏感,稍微一碰就受不了了,雖然已經被師父的魔掌侵犯了,但秘道還是那麽窄緊,要她強忍着不呻吟,可真是難爲她了。」

一想到師父破了師妹的處子身的樣子,男子不禁動作越來越粗暴,忽地把長指伸向玉兒的後庭。玉兒再也忍不住,叫着「不要…」身體劇烈的抽慉.男子也在同時抽出硬棒,低吼一聲,把燙熱的種子噴灑在玉兒的臉上。

這時,玉兒突然感到腳踝一痛,一條長鞭卷住了她的腳踝,一股大力硬生生地把她扯離師哥的懷抱,栽到冰冷的地上。雖然臉被灑滿了精液,玉兒無法張開眼睛,但是她還是知道:這種武功,這種手段,在「閻門中不會有第二個人了…… 「是師父!師父發現了……」玉兒的背脊不禁湧起一陣寒意…… 「啊……」

忽然聽到師兄的慘叫聲,玉兒急忙伸手抹去臉上的精液,隻見烏黑的長鞭好像有生命一般,瞬間點了師兄的三十六處大穴。之後長鞭回轉,重新纏在玉兒的一隻腳踝上,将她的一隻腳踝高高舉起。

「啧啧啧,玉兒,信兒,你們師兄妹感情還真是好啊!」

玉兒的白玉般身體不住的顫抖,臉上還留有歡愛後的紅暈及師兄的精液,這時大大的眼睛裏,流下恐懼的淚水。紅色的肚兜隻剩一條帶子挂在手上,一條長腿被高高的舉起,還流着透明愛液的秘處,暴露在師父的面前,呈現難爲情的姿勢。

「師父,求求你,不要……」玉兒隻想把雙腿并攏,逃開師父的視線。

師父的黑色披風抖動了一下,烏黑的長鞭瞬間放開了玉兒的腳踝,往她的秘處抽擊了一下,之後瞬間又纏回原來的位置。

「啊……」玉兒慘叫一聲,雙腿間柔嫩的花瓣,頓時出現一道紅痕。

「師父……是……是孩兒強迫師妹的……你要懲罰,就懲罰我好了!」繡床上的師兄柳信不忍看到這一幕。

他記起上次三師妹和青城派的弟子私奔不成,被師父「鬼霸天」抓回本門之後,關在「刑房」之中一個月。「刑房」是師父專門用來淩虐少女的地方,各式各樣的刑具一應俱全。

隻聽到一個「刑房」内慘叫聲不絕于耳,三師妹被放出來之後不久,就香消玉殒了。

「哈哈哈……」鬼霸天殘酷的眼睛眯了起來,「信兒啊,你把師妹調教得不錯嘛,花瓣都濕淋淋的了,被你插得還有點往外翻呢!不像我奸淫她的時候,她都隻會哭泣……不過玉兒的呻吟很是很好聽呢,你叫她不叫,我可舍不得!」說着,又在玉兒雙腿間的花瓣上補了一鞭。

玉兒的身體不由自主的痙脔,腳踝卻被拉得更開了,她知道師父早就來了,隻是不動聲色。

她的汗水和淚水一齊滑落:「師父,求求你,饒了玉兒和師兄吧……」從小到大,師父的習慣徒弟最知道,前面越是不動聲色,後面的刑罰越是慘酷。這一次,隻怕…… 「哈哈哈,既然玉兒都這麽說了……」鬼霸天陰沉的唇邊浮現出一絲微笑。「來人哪!把玉兒送去刑房,爲師的要好好的寵……愛……她……哈哈哈哈!」

「師父……」柳大信臉色頓時蒼白,聲音也顫抖了起來。

「至于你,爲師的對淩虐男子可沒有興趣,就便宜你了,這毒砂手,隻會讓你有刮骨剖心之痛共七七四十九天而已,哈哈哈……」

「啓禀鬼門主,刑房中的少女,已經……準備好了。」一名形貌猥瑣的老人躬身說道。

「哦?怎麽這麽久才弄好?」鬼霸天的聲音如寒冰。

「屬下……親自爲她,徹底清潔了一番!」老人想起适才他充滿皺紋的雙手,撫摸過少女柔嫩的皮膚的感覺。不禁咽下一口唾液。

雖然替門主找上的少女們,浣腸和剃毛,是他的例行工作之一,但她很特别,讓他不禁花了過多的時間。

「哼,司刑老人,你下去吧。」鬼霸天的嘴角浮現出殘酷的微笑,一邊移步往刑房走去。

鬼霸天是江湖中的第一大邪派「閻門」的掌門人。牟玉和柳信,都是他收養的孤兒之一。把他們培養成殺人的機器,以達到自己的野心,就是鬼霸天的目地。

他對這群孤兒,沒有任何感情。聽話的,他就給解藥,不聽話的,他就施以酷刑,絕不手軟。若說真正讓鬼霸天,還有一點點興趣的,就是五弟子牟玉了。

「玉兒漸漸長大之後,出落得越來越明豔動人了。」鬼霸天回想起強占玉兒的那天晚上,玉兒激烈地抵抗,害他差點出手點了她的穴道。

不過轉念一想:不掙紮的女人可沒意思。最後用繩子把玉兒的四肢綁在床柱上,破了她的處子身。之後他不顧她還是初次,把她綁成不同的姿勢又硬要了兩次,讓她昏暈了好幾次。想起玉兒的呻吟聲,豐乳及纖腰,他感到丹田中,火氣逐漸上升。

「早就想看看玉兒求饒的樣子了!」鬼霸天推開刑房陰暗的木門,「還可以順便除去我的眼中釘:天山派的黑傲天,哈哈哈哈……這真是一石二鳥的好計策啊!

「師父……不要……求求你……」

兩盆火炭的照耀下,陰暗的房間裏,少女白皙的皮膚上已有薄汗。她的身體上纏着粗糙的麻繩,雙手被綁在身後,由綁住纖腰的繩子支撐,懸吊在刑房的梁柱上。

四處挂着各式各樣的鞭子,鐵鏈,夾子,蠟燭,還有種種不知名的刑具。

少女的腳尖,恰恰好可以碰到地闆。腳背拼命地伸直,踮在地上來減輕被吊着的不适。但這卻使她的臀部更加地高聳,被除去毛發的花苞,毫無遮掩地無力地暴露在淩虐者的面前,呈現羞人的姿态。

更讓她難爲情的是,剛才幫她洗身,剃毛,還有把藥物灌進她的……的那個老人,一雙猥亵的三角眼,眨也不眨的瞪着這裏。

她白皙的臀部,已經布滿了一道道鞭打之後的紅痕。剛開始還咬牙強忍,後來終于受不了地求饒。

偏偏這時,淩虐者惡魔般的手,沿着鞭痕累累的臀部往下滑動。

「啊……師父……饒了我吧……」

「哈哈哈,這麽修長的美腿,一點瑕疵也沒有……」鬼霸天一邊輕輕撫摸,一邊拿着羽毛筆搔着玉兒的左腳心。

「啊……」一陣酥麻的感覺,玉兒忍不住腳一軟,被吊起的嬌軀前後搖晃。

「連腳底都這麽白……哈哈哈……」羽毛筆接着肆虐至右腳心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」被鞭打過的肌膚,現在像火燒般的燙熱,玉兒咬着嘴唇,極力地想忍住顫栗的呻吟聲。

「背部的皮膚也這麽光滑……」羽毛筆接着在後頸和背部繞着圓圈。

「啊……不……師父……」吊着的少女扭動腰肢,橫梁上的繩子吱嘎作響。

目不轉睛的看着少女豔紅的臉頰,司刑老人伸出舌頭,舔了舔幹癟的嘴唇。

彷佛知道老人内心的欲望,鬼霸天邪笑道:「司刑老人,你也想來玩弄她吧!你不知道,玉兒的性感帶是在耳朵呢,就由你,來舔這淫蕩的小娘們的耳朵吧!」

「師父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玉兒想起那猥瑣老人的舌頭,頓時幾欲暈厥。

但是一瞬間,惡心的舌頭已經碰到她最敏感的耳殼内側。

「啊……」玉兒的頭左右搖擺,想要逃避。

老人潮濕黏褡的舌頭,并不躁進,反而像貓兒抓到老鼠般,施展出高超的技巧,慢慢玩弄它的獵物。

「不要,你走開……」玉兒的頭劇烈搖晃,黑色的長發落在白裏透紅的肌膚上。

但老人令人做惡的舌頭,還是不斷的蠕動者,甚至用塌陷的嘴唇,往耳孔吹氣,或張開布滿黃斑的牙齒,輕咬細緻的耳垂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」

鬼霸天一面撥開少女的臀瓣,羽毛筆往兩股之間輕輕地擦過。

「不要……饒了我吧……好癢……」

「哈哈,這裏已經濕了呢!真不愧是我的好徒兒呢!」兩股間的濡濕,在火光映照下,反射出淫糜的顔色。

「啊……師父……不要摸那裏……」玉兒不禁扭動纖腰。

「沒有師父的允許,你還敢動,嗯?看來剛才的懲罰還不夠……哈哈哈,爲師的會讓你更……舒……服……的……」

鬼霸天淫笑着,一邊由刑具架上取下一個三寸長,一寸寬的黑色鋼棒,上面有着螺旋形的刻痕。

他再由架上的另一側,取出了一個藥瓶,挑了厚厚一層藥膏,抹在鋼棒上。

「司刑老人,這瓶可是「念奴嬌」?」鬼霸天轉頭看向口水不住滴落的老人。

「門主……啓禀門主……」老人淡黃色的眼球中露出一絲驚恐,吞吞吐吐的說:「是,但,這……是最強的……媚藥啊……她還是初經人事的小姑……娘……這用量……隻怕……會……玩……玩壞了她……」

「你放心,她這麽美,爲師的可不能虧待她,哈哈哈……」說着慢慢地把玉兒的臀瓣撥開,用羽毛筆在顫抖的菊蕊上逗弄着。

「啊……不要……求求你……師父……」少女看到黑色鋼棒上青色的藥膏,淚水由驚恐的大眼中滑落。

冰冷的鋼棒不顧少女的掙紮,無情的抵住了少女還未經人事的菊蕊,緩緩的往内旋轉,逼進。

「啊……不要……」少女慘叫了一聲,背上滲出冷汗。

「師父……求求你……不要……饒了我吧……」陰暗的刑房中,慘烈的呻吟聲回蕩着。

少女被綁吊的姿勢已經改變。這時她正面被吊起,雙手高舉,豐乳上下方各有兩條粗繩綁住。

雪膚上,剛才被吊起的繩痕,縱痕交錯。兩隻修長的玉腿,從膝蓋被吊起,分别被吊在兩邊的梁柱上。

另外兩條粗繩,穿過少女細嫩的胯下,一個繩結恰巧抵住花瓣前端的珍珠小核,另一個繩結打在方才插入菊花蕊中的鋼棒外面,阻止鋼棒往外滑出,把菊蕊殘忍地撐開。繩結綁得極緊。

少女一動,敏感的珍珠小核和菊蕊中的鋼棒就會受到摩擦。被繩結陷入肌膚的花瓣已經一片濡濕,綻放在淩虐者的眼前。

「啊……好熱……不要……」菊蕊中媚藥産生刺激的熱辣感,加上被師父淩辱的羞恥感,使玉兒不自覺的扭動纖腰。

但這隻是火上加油而已,她的全身都泛起了紅暈,汗水如雨般流下。

「啊……」細長的牛尾鞭打在淡粉色的大腿内側,本來已經漸漸無力掙紮的的少女,又重新扭動嬌軀。

「哈哈哈……有感覺了吧!」鬼霸天殘暴的揮舞手中的牛尾鞭,邊吩咐:「司刑老人,你去舔她的腰側」

「不要……饒了我……」玉兒的耳朵還